-->
一次偶遇
刘玲 2014-05-21 新疆企业信息化部
分享:

春节期间的上海,雨总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阴冷潮冷的气候使我这个北方人着实有些吃不消,饮食也百无滋味。朋友便带着去了徐汇区的一家新疆餐厅,以解我的水土难耐。

沿街的餐厅是典型的伊斯兰风格,外墙是土黄色的砖面装饰,绿色的大门上也端正地立着一个绿色的月牙,热烈奔放的民族音乐显得和周围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里面就和新疆的餐厅没什么区别了,只是要更干净整洁一些。

朋友把菜单递给我,我毫不客气地要了二十串大烤肉、两只烤鸽子以及皮辣红、卡瓦斯等吃食。没一会儿香气四溢的美食就端上桌来,尝了尝还真是正宗的新疆风味。于是我就和朋友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大快朵颐。约莫一刻钟的光景,走来一名衣着整洁、体型壮实的维吾尔族中年男子,他站在我们桌旁,彬彬有礼地问着:“朋友们好!你们是从新疆来的朋友吗?”我点了点头,略有诧异的回答:“你好!是我们长得像新疆人吗?”男子回答:“你们吗不要误会,我吗是这里的老板,你们点的菜吗一看就不像上海人,一看吗就是我们新疆人,所 以我过来看看。”

明白了缘由,我们热情地招呼老板入座,老板很爽快,就坐下和我们聊了起来。相聊正欢时,一名衣着入时的女子过来冲我们点头微笑,并对老板说了几句上海话,老板也以流利的上海话对答。待女子走后,老板迎着我们惊诧的目光说道:“这个吗是我的老婆子,真正的上海人,我们结婚都十几年了,所以我的上海话吗亚克西。”

看着我们被惊住了的表情,聪明的老板给我们说起了他的经历。他的老家在和田,初中毕业后被同乡以找工作为名带到上海强迫做小偷,虽然挨过很多打但坚决没有服从,后来找机会逃了出来。刚开始因为没有路费返乡就打工攒钱,有点积蓄后就在路边支起了烤肉摊,因为生意好就想着多赚点钱再回新疆,没成想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大,很快就把摊档开成了餐厅,居然还有一个美丽的上海姑娘看中了自己的勤劳、善良和聪明,“当然也是因为我嘛很英俊潇洒!”结婚后他们生了一对儿女,这就彻底断了回乡的念头。如今已在上海买了房,开着奥迪A6生活滋润地一塌糊涂。

我和朋友由衷地举起杯为他们祝福,老板却轻叹了一口气:“本来嘛日子过得好好的,每天的营业额都有一万多,可是‘7•5’以后就不行了,被那帮坏蛋给祸害的。好日子吗都是双手劳动出来的,这帮坏蛋尽干坏事还想着进天堂去呢,哪有这样的好事?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老板气愤地说。见我们笑而不言,老板又说:“我知道你们不好意思说,要我说,那些人是脑子坏掉了。”老板指了指自己的头,接着说:“愚昧的人吗脑子就有问题,所以我现在每年都要出一些钱在老家穷的农村里资助一些孩子去上学,有知识了脑子就好用了,脑子好了吗就能容纳整个世界和其他民族了。”

听完老板的话,我们就像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仿佛我们就从来没有陌生过。“我对你的经历和想法由衷地敬佩,就像报纸上说的‘只有努力才能改变,只要努力就能改变’,我可以交你这个朋友吗?”我微笑着对老板说。